必赢直营平台|邓小平南方谈话25周年|一次势在必行的南下

2020-01-08 13:11:19

必赢直营平台|邓小平南方谈话25周年|一次势在必行的南下

必赢直营平台,在当代中国的时间坐标上,2017年一开始,就迎来了两个重要的节点: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25周年,以及邓小平去世20周年。

如果给今天的中国评选唯一一个关键词,毫无疑问是“改革”。改革,已经成为中国的气质,也必然继续塑造中国的命运。而这一切,都始于邓小平。

如果说改革是一部正在进行的当代史,那么时间越久,越能照见细节,越能看得深远。

深圳—珠海—顺德—广州,已经退休的广东省委原副秘书长、广州市政协原主席陈开枝对这条路线非常熟悉。1992年,他陪同邓小平走过这条路线,邓小平一路上的若干次谈话,成为载入中国改革史的南方谈话。

在160米高的深圳国贸大厦顶层旋转餐厅,服务员把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带到“邓公厅”,并告诉记者,这里的陈设保持了25年前南方谈话时的样子。但玻璃窗外的世界却大不一样了。25年前,邓小平在旋转餐厅可以“一览众山小”。而如今,国贸大厦在深圳最高建筑榜单上连前100名都排不进去。

“深圳能从当年一个‘无线’城市成长为今天的一线城市,没有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,掀起全国第二次思想解放,是不可能实现的,‘鹏城’深圳也许早就成了折翼天使,国贸大厦也许至今还是最高建筑。”深圳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吴松营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。

“1989年政治风波之后,不少外商都跑了,很多人失业,打工仔一队一队地回家。深圳有些酒店入住率不到10%,基建停工,街道上冷冷清清。”吴松营清楚地记得邓小平南下之前的深圳。

1990年3月3日,邓小平把江泽民、杨尚昆和李鹏请到家里说:“人民现在为什么拥护我们?就是这10年有发展。假设我们有5年不发展,或者是低速度发展,例如4%、5%甚至2%、3%,会发生什么影响?这不只是经济问题,实际上是个政治问题。”

这些话是有根据的。上一年的gdp增长率从之前的两位数一下降到4.1%,而1990年的增长率继续下降,改革开放以来从没这么低过。

“这是最需要抓经济的时候,但恰恰在这个时候,国际上出现复杂的形势。当时,东欧正在剧变,苏联处在解体前夕。经过70多年发展历程的社会主义进入低潮,在国内引起非常大的思想震动。他们发展了70多年都垮了,我们怎么办?这是很多人的疑问。”邓小平思想生平研究会副会长龙平平在接受《环球人物》采访时说。

各种思想相互激荡。一时间,人们关注的重点似乎不再是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了。

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,处境开始有些尴尬。“那时候深圳人到外地出差,常被另眼相看,甚至被刁难。我们到外地想住招待所时,人家一看介绍信,发现是深圳来的,就说:‘没房间,住不了。’有些人还骂:‘你们深圳搞资本主义、修正主义。’还有人说深圳是资本主义的温床。”吴松营说。

“邓小平很着急,他觉得有必要以自己的特殊影响力把改革再推一把。”张金才说。

场景一:中巴车上的谈话

1992年元旦凌晨,中央办公厅给广东省委发来了一封绝密电报:“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。请做好接待、安全工作。”

“我们在广东省委办公室里讨论接待工作,有人说小平同志是来休息的,电报上写得清清楚楚,但我认为肯定没那么简单。老人家习惯春节期间到上海休息,上海早已有一套成熟的接待方案,这次来广东难道就因为广东比上海暖和?”陈开枝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回忆道。

陈开枝提出了“深圳—珠海—顺德—广州—上海”的路线建议,具体是1月19日到达深圳,29日在广州东站乘车前往上海,按照惯例在那里过春节,当年2月4日是农历正月初一。

1月17日夜,邓小平的专列驶离北京。车上除了邓小平,还有他的妻子卓琳和子女等人。

1992年1月19日上午,邓小平抵达深圳。(图源:人民网)

邓小平先是在武汉、长沙的火车站做了短暂停留,到达深圳火车站的时间是1月19日上午9点。10分钟后,他乘中巴到达深圳迎宾馆,住进了桂园别墅。考虑到他已经坐了一天两夜的火车,本来安排他先好好休息,可他刚到桂园不久就说:“到了深圳,我坐不住啊,想到外边去看看。”

行前邓小平已经让工作人员传话,他这次来,不听汇报,不要陪餐,不题词,不摄影,不报道,新闻单位不派记者跟访。结果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中央电视台等中央媒体都没派记者。

在为他备车的间隙,广东和深圳的领导干部陪他在院子里散步。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非告诉邓小平,一会儿参观深圳市容,邓小平笑着问:“这样会不会招摇过市?”谢非马上说:“不会,不会。广东、深圳的人民都想念您。有很多干部都等着您接见,排着队哩。”邓小平说:“不要见了。因为见了少数,得罪了多数。就是出去走走,看看市容。”

1992年1月,邓小平与女儿邓楠、邓榕在深圳参观。

上车后,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向邓小平介绍深圳改革开放以来的巨大变化。邓小平说:“深圳如果不搞改革开放,现代化建设不知要等到哪一年。深圳的建设成就,明确地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的问题。”

谈到经济发展问题时,邓小平说:“亚洲‘四小龙’发展很快,你们要用20年时间超过‘四小龙’。‘四小龙’中的新加坡不但经济发展很快,社会秩序也比较好。你们要在两个文明建设方面,都超过‘四小龙’,这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。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点,敢于试验,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。”

谈到刚刚出现的股票市场时,邓小平说:“股票市场也有不少人担心是资本主义,所以让深圳和上海先搞试验。看来,你们的试验是成功的,证明资本主义能用的一些东西,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所用。许多东西要敢于试。不试,学不到经验,也培养不出人才。开始办特区,不知道怎么搞,试一下,慢慢就懂了。通过试验,证明不行,就改。一个人要是不下水,就学不会游泳。”

这次“中巴谈话”,是南方谈话的第一个重要场景。

中巴车慢慢驶至皇岗口岸,这里与香港只隔着一条深圳河。1990年1月18日,邓小平在北京会见李嘉诚时就说过:“我争取活到1997年,就是要中国收回香港之后,到香港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,看一看。”

“老人家在这里站了很久,一句话也没说。当时的风很大,他的衣领都被吹得翻动起来。我上前轻声说:‘风大,请您上车吧!’他依然沉默地望着深圳河对面那片土地。”陈开枝说。

1992年1月19日,邓小平站在深圳河大桥桥头,在风中眺望对岸的香港。

晚上,邓小平和家人吃团圆饭,餐桌上全是青菜、豆腐等家常菜。按照事先的约定,他没有和广东、深圳的地方领导会餐。“我们问邓榕,要不要准备点燕窝之类的补品,她说:‘不用,我爸爸很少吃这些东西。’”陈开枝说。

场景二:国贸大厦的谈话

当时的深圳国贸大厦号称“神州第一楼”,在顶层49层的旋转餐厅里,邓小平得以看到深圳全貌。

1月20日上午,本来是安排邓小平在国贸大厦看看风景,听听汇报,没留多少时间,结果他滔滔不绝讲了近一个小时。

邓小平在深圳国贸大厦视察。

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李灏结合一张深圳特区总体规划图,给邓小平做了简要汇报:1984年,深圳的人均国民收入是600元,现在是2000元;建立了有计划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体制,进行物价体制改革、住房分配制度改革、金融体制改革等等……

邓小平很高兴,说:“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,没有一点闯的精神,没有一点‘冒’的精神,没有一股气呀,劲呀,就走不出一条好路,走不出一条新路,就干不出新的事业!”“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,不敢闯,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,怕走了资本主义道路。要害是姓‘资’还是姓‘社’的问题,判断的标准,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力,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,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。”

国贸大厦的一名工作人员在回忆起那段往事时,记得最为清楚的一句话就是:“不坚持社会主义,不改革开放,不发展经济,不改善人民生活,只能是死路一条。基本路线要管100年,动摇不得。”20多年后,这名工作人员还学着邓小平当年的四川口音,又向《环球人物》记者清晰地复述了一遍。

邓小平在深圳国贸大厦视察。(图源:中国共产党新闻网)

在国贸大厦的旋转餐厅,邓小平谈到新加坡的经验,强调两手都要硬,经济搞好了,社会风气搞坏了,还是失败的。他说:“开放以后,一些腐朽的东西也跟着进来了,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也出现了腐败的现象……对这些现象要注意克服,要很好地抓,不能让其发展。”

“这一点我们应该是能办得到的。新中国建立之后,共产党一领导,社会主义的方针一确立,这些东西就曾经一扫而光。消灭吸鸦片烟、吃‘白面’,世界上谁能消灭得了?国民党办不到,资本主义办不到。在旧中国,云南的军队是很有名的‘两条枪’嘛,解放后就变成了一条枪了嘛。龙云的鸦片烟瘾也戒了。事实证明,共产党能够消灭腐败的东西。”

吴松营虽然是广东人,但向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回忆起邓小平南方谈话时,也经常使用四川口音。“老人家说:‘要告诉某些香港人,不要老想中国乱。中国乱了,首先遭殃的是香港。20万人跑过去,香港就会受不了,如果跑过去100万人,香港就会被挤垮。’”

在国贸大厦的行程严重超时,邓楠在邓小平耳边提醒说,还要到别的地方参观,他笑着说:“人老了,岁数大了,话也多了,就讲这些吧。”

“国贸大厦谈话”是邓小平南方谈话的第二个重要场景,也是他到深圳后第一次有系统、有重点的谈话,堪称南方谈话中最重要的一次谈话。在他离开的时候,得到消息的人赶到国贸大厦一层大厅,争睹邓小平真容。尽管现场十分拥挤,但并不混乱,邓小平一出现,人们就自动给他让出了一条路。

场景三:临别的谈话

“现在有人说邓小平制造了两极分化,这是没道理的。邓小平从一开始,提出的就是共同富裕。在南方谈话中,他也多次谈到这个问题。”龙平平说。

1月21日,邓小平参观了华侨城的民俗文化村和锦绣中华微缩景区,在回宾馆的途中,他说:“走社会主义道路,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;共同富裕就是一部分地区有条件先发展起来,一部分地区发展慢点,先发展起来的地区带动后发展的地区,最终达到共同富裕;如果富的愈来愈富,穷的愈来愈穷,两极分化就会产生,而社会主义制度就应该而且能够避免两极分化,解决的办法之一就是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,支持贫困地区的发展。”

1992年1月21日,邓小平在锦绣中华微缩景区的布达拉宫前与家人合影留念。

第二天上午,邓小平到仙湖植物园参观,并亲手种下一棵高山榕。参观时,他见到一棵奇特的树,植物园的负责人告诉他,广东人叫这种树为“发财树”。邓楠说:“我们也种一棵发财树。”邓小平说:“让全国人民都种,让全国人民都发财!”

1992年1月22日,邓小平与家人参观深圳仙湖植物园。(图源:人民网)

下午,邓小平集体接见了一些党政军领导人和媒体,包括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、广州军区司令员朱敦法、香港新华社社长周南,以及广东省、深圳市的领导。

“老人家一开始说一个人都不接见,只是来休息。等到他把话讲得差不多了,我们都很激动了,他大概也很激动了,就开始大量接见。这样的转变,我想有两个原因。第一,他还没有讲完,要继续讲。第二,深圳的实践证明他的思想是正确的,他看到深圳的变化、面貌、成就之后,增强了信心。他把军队的人也找来,我想他是做好了深彻谈话的准备。果然,他反复讲,谁反对改革开放谁下台。”吴松营说。

邓小平对大家说:“改革开放政策,从一开始就有反对意见。并不是一致的,有一段时间反对的意见闹得比较凶。我说不争论,愿意干就干,干多少是多少。这样,原来反对的人才慢慢跟上来了。一争论,就复杂了……把时间都‘争’掉了。不争论,就这么试,大胆地试。”

在谈到计划与市场的关系时,邓小平说:“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,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。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,资本主义也有计划。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,社会主义也有市场。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 。”

邓小平再次谈到共同富裕:“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,发展生产力,消灭剥削,消除两极分化,最终达到共同富裕。”

“从三中全会到1994年,他讲了几十遍共同富裕的问题。到南方谈话时,他把时间表讲了出来,说得很重:到本世纪末实现小康的时候,要下决心、花大气力来解决这个问题。今天,习总书记提出精准扶贫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就是在落实这个问题。”龙平平说。

这场“临别谈话”,是邓小平南方谈话的第三个重要场景。

1月23日,邓小平准备乘船离开深圳,前往珠海。在上船的踏板上走了几步,他突然转过身,将右手抬到胸前,挥了一下,对紧跟上来的李灏说:“希望你们搞得快一点。”这是邓小平对深圳的最后一句嘱咐。

在珠海,珠海市委书记向他汇报,准备对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给予新车、住房、现金等重奖时,他伸出大拇指说:“我赞成!”

邓小平在拱北粤海酒店芳园楼旋转餐厅上俯瞰拱北和澳门两地。(图源:人民网)

在珠海芳园大厦29层的旋转餐厅,邓小平看到了澳门。他说,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必然的,但道路是曲折的。“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,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,但人民经受锻炼,从中吸收教训,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。因此,不要惊慌失措,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,没用了,失败了。哪有这回事!”

在顺德,邓小平考察了乡镇企业,谈道:“特区姓‘社’不姓‘资’,乡镇企业也是姓‘社’不姓‘资’。”随后,他到广州乘火车前往上海,2月21日回到北京,结束了他的最后一次南方之行。

作者:《环球人物》记者 田亮

转载务经授权,否则维权到底。